6月10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9日晚11点半,该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

                邻里中国网


  导语:看到这则消息内心非常的心沉痛,也很悲愤!我们先来看看新华网2013年的一篇文章

  200亿社会抚养费,究竟“抚养”了谁?

  新华网北京12月12日电(“新华视点”记者)知名导演张艺谋坦承超生认“罚”,河北省邱县农民艾广栋因超生“罚不起”服毒身亡……近期接连发生的两起事件,再次引发公众对社会抚养费征收的质疑和诟病。

  社会抚养费的“使用”一直不为人知。直到今年,24个省份才陆续公布去年征缴总额,200亿巨款流向及用途

  依然“说不清,道不明”。记者调查发现,社会抚养费征缴存在标准弹性大、征收人员权力大、层层摊派乱罚款等乱象。2013年12月12日 新华网

                 邻里中国网


6月10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9日晚11点半,该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

10日下午,田坎乡知情村民向澎湃新闻透露,中毒身亡的4名儿童,1男3女,是留守在家无大人照顾的四兄妹,9日晚一起喝农药自杀,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

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田坎派出所值班民警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警方正在对4名儿童死亡一事进行调查,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七星关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显示:接报后,市、区立即组织相关部门赶赴现场处置;目前,公安机关对死亡原因展开调查,有关善后工作有序开展。

田坎乡村民张仕贵,是4名死亡儿童的大爷爷(注:孩子爷爷的哥哥),9日晚11点多,有村民来跟他说,4个孩子在家中自杀了。他赶到现场后,看到4个孩子已经躺在地上,嘴边有呕吐物,旁边有一个空的农药瓶。村民们当即报警,后4个孩子被警方接走。张仕贵不确定当时孩子是否死亡。

多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4个孩子是一家的,父亲叫张方启,今年正月外出打工,母亲在3年前“被人拐跑”,爷爷奶奶已经过世,外公外婆虽然在世,但是年纪大了,无法照顾孩子,因此4个孩子独自留守在家中。

据张仕贵介绍,1个月前,4个孩子因为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唯一的食物是孩子父亲去年种的玉米。平时,四个孩子将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筛子筛干净,就凑合吃了,“因为太穷了”。

张仕贵说,4个孩子生前虽然贫困,但没有和其他人闹过矛盾;张方启虽然留了一个联系电话,但是一直打不通,目前村民们都没有联系上张方启,孩子们的遗体已被送往殡仪馆。

6月10日,毕节殡仪馆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10日上午10点左右接回4名儿童的遗体,目前尚未有法医到场。

上述田坎派出所民警告诉澎湃新闻,由于案件正在调查中,对于4名儿童的具体情况及死亡原因,暂不便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