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里中国网


   3月24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就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保证司法公正进行第21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在学习会上说,要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个牛鼻子,一线办案人员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


此言既出,网上一片点赞。我的一位从事公安工作的高中同学说,“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制”对他们这些一线司法工作者的威慑力很大,以后不守规矩乱办案的人估计会越来越少。


习近平此番话是对去年10月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的再次强调,当时公报中就规定:推进严格司法,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


法律专家一致认为,此举意图在最大程度上防范冤假错案的发生。冤假错案的发生是一个过程,起点可能发生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等各个阶段。法官、检察官和警察须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


所谓“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制”,也就是:一旦出现案件(一般指刑事案件)质量问题,尤其出现冤假错案,原办案的公检法人员不管其退休、调离抑或升职,都将依据实际职责承担对应的行政或法律责任。


去年底“呼格吉勒图强奸杀人案”经内蒙古高院重审得以纠正后,呼和浩特市的公检法机关随即展开对当初办案人员的调查和追责。时任呼案专案组组长、现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被检察机关带走接受调查。


不过从目前而言,整体情况并不乐观。据新京报统计发现,近年10起特大冤案中,赵作海案、浙江叔侄案、萧山5青年抢劫杀人案等3起冤案已经进行追责,安徽于英生冤案已启动追责程序,暂无下文;其他案件均未明确启动追责程序。


尤其是在浙江叔侄冤案中负有重大责任的杭州市公安局警察聂海芬,被舆论时时曝晒,却至今未见任何处理结果。还有新近再次启动的河北聂树斌案,律师在调阅案卷过程中发现大量疑点,其中涉嫌伪造和毁灭证据。相信随着此案的进一步展开,一批曾经参与制造冤家错案的公检法办案人员会依次进入公众视野。他们将受到怎样的追责,是考验“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制”的重大时刻。


以上所举案例皆是早年发生过的冤假错案,纠正之于当事人而言,尤其是对那些已被执行死刑的当事人而言,意义接近于零。我以为强调“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制”,关键是要防止正在进行中的案件被办成冤假错案,而不是事后去纠正。


这不由让我想起正在进行中的浦志强律师一案。浦志强自去年5月失去自由以来,其案已经两次送检、两次退侦。前段时间辩护律师曝出公安机关指控浦志强“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等4项罪名,依据的是浦志强2000多条新浪微博中的的30余条。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梅春来律师据此撰写了此案的宪法意见书,他认为“浦志强关于批评执政者要反思民族政策、改善民族关系的微博明显就属于行使宪法第41条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监督权利,这是公民责任的一部分,是人人都享有的对国家监督的宪法权利,这种权利已不是言论自由的权利可以涵盖,而涉及了一个公民参与国家建设的政治权利,每个执政者其实都有这种义务来听取一名普通公众合理、恰当的意见,国家兴亡既然匹夫有责,那针对这一类言论提出的刑事控告,我们认为是明显且不言自明的违宪,控诉一方的行为令人失望”。


另外,对因行使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而煽动他人从事一些违法的行为,甚至从事一些分裂国家的行为是否享有宪法上的保护权利,鉴于中国没有先例性的案例可参照,梅春来律师援引了美国最高法院霍姆斯大法官曾经确立的一项标准:该言论是否导致“明显而即刻的危险”。其后又增加了两个关键词“迫在眉睫”和“刻不容缓”。美国最高法院还认为“用言论鼓动人民反抗推翻政府和立即着手准备用暴力手段推翻政府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前者仍为言论自由范畴,而后者则属于犯罪,上述判决意见展示了这个国家的制度自信。


循此来看,倘要指控浦志强以言论自由的权利煽动他人犯罪或分裂国家,就必须达到在其发表上述言论后会明显而即刻地造成国家分裂,且这种分裂若不采取措施即刻就会发生。按照现实发生的情况看,浦志强的相关微博言论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要素。而警方仅因浦志强发表的言论而没有造成即刻的危险就予以刑事指控,明显与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利相抵触,警方的做法显属违反了宪法第35条规定,应宣布确认违宪而无效,


两次送检、两次退侦。检察机关不想背黑锅的态度隐然可见。现在形势发生变化,主办此案的北京市公安局新近换了局长,公安部也于近日印发《关于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深化执法规范化建设全面建设法治公安的决定》,提出“健全执法责任制和追究体系,全面落实执法责任,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


依我看,如果说此前办理浦案的警察是“骑虎难下”,那么现在到了可以顺坡而下的时候。按照“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今日办错了案,是要被终身追责的。相信没有哪个警察宁愿背负骂名、日后被追责,还要一错再错、错到底的。(首发荷兰在线)